喜帖已發出!女方臨時加碼「婚房過戶」否則不嫁 男方不再慣「放生另娶」:聰明反被聰明誤

看破紅塵 2022/03/27 檢舉 我要評論

因為愛情而走進婚姻,這是大部分人對于婚姻的理想。

不管是因為愛情也好,因為其他各種原因也罷,對那個男人到底懷揣著怎樣的私心,但凡一個女人肯嫁,一定是覺得這個男人在某一方面讓她感到安心和踏實,讓女人覺得,和這個男人在一起,可以安心踏實地過一輩子,給她安定的生活,這就是安全感。

注重安全感,並沒有什麼過錯,反而是女人在提前預警,合理的規避未來可能會面臨的風險。可是呢,有些女人,注重安全感,實在是用錯了方式。

「他怎麼就這麼快就結婚了呢?!他不可能這麼快就結婚!我不相信,你們肯定是聯合起來騙我的,就是想讓我家妥協,我現在不提這些要求了,你們讓他跟我見一面行不行?」

姜洋(化名)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眼裡充滿了難以置信,只是對她說話的人,還是態度非常堅持。

「你不用再來了,我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,我兒子婚已經結了,你應該已經知道了,兒媳婦都已經明媒正娶迎進門了,你應該已經知道了才對。這事兒,你不能怪我們家,要怪只能怪你們家自己,要不是你們家臨時加碼,我們家也不會臨時換人。你當不了我家的兒媳婦,也是命。」

姜洋賴在門口,死活是不肯走,她怎麼也不能相信男友已經結婚的事實,定要見男友一面。

「這不可能啊,才三個月,我們談了一年了,就這三個月,就能重新認識一個女孩,這麼快把婚都給結了?」

後來還是父母嫌丟人現眼,在眾人的眼前,把姜洋架了回去。

三個月前,是姜洋和男友的婚期,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此刻新婚燕爾的人,應該是姜洋和她的男友,然而如今,卻成了另外一個人,姜洋卻被撇在了一邊,這對姜洋的打擊有多大,不言而喻。

姜洋家和男方家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,才導致如今這個結果,這就要從頭開始說起了。

一年前,姜洋在媒人的牽線下,認識了一個鄰村的男孩,兩個人年齡相近,都到了適婚的年紀,也不能說得上有多看的對眼,但是相處一番下來,都覺得對方還算可以,家境方面雙方也算是門當戶對,後來這個男孩就順理成章成了姜洋的男友。

戀愛一年之久,相處一直都還算比較融洽,家裡人催得緊,後來順水推舟的就走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。

對于男友,姜洋談不上是多愛,但是對方的確還比較合適的,又是知根知底,嫁給這樣的男孩,姜洋也不知道是好是壞,但父母都覺得好,姜洋也就覺得可能結婚都是這樣的,也沒有什麼意見。

只是,她始終覺得,兩人的感情似乎是有些淡的,畢竟是相親認識的,從一開始接觸,談物質就比談感情要多,兩個人一直都不是很放得開,總覺得雙方之間隔了層什麼,這讓姜洋心中一直都有些不安。

然而縱使是這樣,兩家的婚事還是辦得如火如荼,一年到了立刻就把婚嫁事宜都談攏了,然後忙不迭就訂了婚。

姜洋家的要求,不算高,但也不算低,要了十二萬的聘禮,要了三金鑽戒,還有其他各種雜七雜八的過禮費等等。

可訂完婚了,喜帖都已經發了,姜洋還是覺得心中非常不踏實,和閨蜜聊天的時候,她隱隱透露出了自己對婚姻的不安。

「我總覺得沒有安全感,不知道該不該這麼輕易嫁給他,一切都辦得太順利了,我總覺得不大好。」

閨蜜則告訴她: 「想要安全感容易啊,男人不靠譜,你得自己懂得爭取在婆家的地位。像我,婚房寫了我的名字,把家裡的財政大權攥的緊緊的,公婆也不敢對我怎麼滴,老公也得敬著我,你也要啊,不要傻啊,結婚以後再想要可就難了。」

婚房,是姜洋男友的父母準備的,裝修好了即可拎包入住,但是現下還是公婆的名字,想要過戶雖然麻煩,但也不是不可能,姜洋聽了閨蜜的話,打定主意以後,和父母商量完,就立刻向男方家再提出了要求。

「把婚房過戶到我們夫妻兩個人的名下,否則的話,婚禮就再談。可以延期,延期到婚房過戶成功為止。」

然而就是因為這個要求,婚禮延遲了三個月,姜洋本來不聯繫男方家,是為了給男方施壓,結果三個月後卻等來了婚禮已成的消息。

姜洋在訂婚以後又擅自加碼,要求男方把婚前房產過戶到自己的名下才肯結婚,男方不同意她便採取拖延戰術,認為自己捏住了男方迫切想要結婚這個軟肋,用婚姻作為要挾的籌碼,她認為這樣的戰術非常聰明, 結果男方卻沒有慣著,直接捨棄了她,轉娶了別人,一番操作猛如虎,卻聰明反被聰明誤。

按照姜洋所說的,她僅僅只是為了「安全感」,她畢竟是相親結婚的,戀愛期限一年,雖然也不算很短了,但是相親畢竟就是比較功利性的,談物質多過于談感情,所以她在男友身上無法感受到十足的安全感,為了保障自己未來在婚姻和家庭中的地位,她才出此下策。

在她看來,男方能做到,那才是真正的尊重她,在乎她,那麼她的安全感也就有了。想要努力爭取自己的價值感和分量感,想要得到安全感,這個思路是沒有錯的,可是這個做法真的好嗎?

已經訂過婚了,條件該談的早就談好了,因為閨蜜炫耀攛掇說了兩句話,她就立刻又臨時加碼,對于她而言,這也許的確只是為了安全感,但對于男方而言呢,這就是坐地起價的表現,是一種惡意的脅迫,更是沒有誠心想要結婚的態度,無論誰遇到了這種情況,心情一定都不會太好。

也許這個計策其實是非常有實際作用的,大多數男方家庭在遇到這樣的情況下,為了結果都會選擇妥協,即便心中有情緒有很多的不滿,但為了大局著想,都不會輕易發作。

但這個方法,未必就是百試百靈的,總有那麼一兩個「漏網之魚」,不願意受到這種強行壓迫,寧可爭個魚死網破、同歸于盡,也不讓對方討得半點好處。

其實,你也不該心存僥倖,覺得對方看起來挺好講話的,成功的機率很高,就貿貿然去做了所有事物的結果,都有正反兩面,機率高低也許是靠碰巧,可你未必就有那麼好的運氣,萬一失算了,最後受傷害的還是你自己。

想要安全感,未必需要用這麼極端的方式去證明,你可以在婚前,在談婚論嫁的時候儘可能地提要求,哪怕是一些不合理的,這都是你的權利,當然答不答應也是對方的自由,這段婚事能不能成,也是憑藉運氣。

但到了已經約定好,已然有了婚約達成共識的情況下,再想要安全感而做有些不合理的要求,那就有些過于矯情,過于不講道理了。

也許有人會覺得,男方能在三個月之內就重新換人結婚,這麼看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,不嫁也沒啥,反正人家也沒把你當回事兒,這樣看來也未必就是件壞事。

你的確可以這麼想,也可以這麼進行自我安慰,只不過,你還是應該要認清一個現實,正如我所說的,有部分婚姻,在感情開始的時候,本來就是存在很多的功勞性,愛的成分摻雜的很少。你沒有信任對方,那麼對方也不會完全信任你,你想留後手,對方也不會傻傻地坐以待斃。

或許,這就是互相算計,帶來的結局。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